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10頁
(文章於二零一一年四月十九日刊於《蘋果日報》)

生命橋樑
撰文︰醫院管理局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古慧敏

不經不覺當了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已三年多了。回想當初接任這個職位時,每當傳呼機響起,心跳便會不其然地加速,幸好這種情況只維持了一年多。

對於器官移植聯絡主任來說,一個轉介電話或傳呼都可能代表一個生命的結束和一個生命的重生。在我上任初時,每天都要面對著死亡和哀傷的家人,令我退縮和害怕,覺得死亡好像沒有預兆,隨時隨地來臨,就算作為醫護人員見慣生死的我,頓時都不知所措地害怕起來,在夢境中有時還會看見自己死亡的情境。

當病房的同事稱我為「死亡使者」時,更加不是味兒,有一種自責的感覺。明明自己是一個醫護人員,職責應是幫助病人盡快康復過來,但現在每天面對和看見的都是死亡,心裡有很大的矛盾和猶豫。

過了一陣子,漸漸領會到死亡不是我們所能控制,所以當來臨時,我不應只是坐著與他們痛哭,反而肩負一個重要的責任,就是幫助哀傷的家人接受和渡過這個離別及傷心的時刻,令他們從中得到一絲安慰,這就是器官捐贈。曾有家人對我說,很慶幸自己作出器官捐贈的決定,否則會是一個遺憾。

看見那些患末期器官衰竭的病人,因接受器官移植而獲重生,對我而言,是莫大的鼓舞;收到捐贈者家庭往後日子對我們的問候,及感謝我們讓他們有機會作出這個偉大的決定,給了我另一種動力,令我繼續堅守這份孤單但有義意的工作。

現在當同事們戲稱我為「死亡使者」時,我會不畏縮地告訴他們︰「我其實是一個生命的橋樑,將一個完結的生命燃點,照亮另外一個生命。」
向你致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