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12頁
(文章於二零一一年五月二十四日刊於《蘋果日報》)

你永遠缺席了
撰文︰器官捐贈者家屬曾佩蓮

執筆在首個沒有你的情人節。

在我們結婚27 週年紀念日的早上,醫生宣布你的腦幹死亡,亦即是宣布以後的日子,再沒有任何紀念日,你會從此缺席我與子女的生日、新年、情人節…

你是個百分百的中國傳統男人,認為最重要的責任是令妻兒溫飽,提供及照顧家庭所需。所有傳統男人應做的事,你也做足滿分,同時,你亦具備所有妻子會投訴的缺點。面對兒女,你以中國傳統父親方式與他們溝通,不會直接向子女表達你對他們的感情。好些時候,一家人共進晚膳,你會問我子女的情況,而不會直接問同席的他們,我只會揶揄你:「當事人就在你面前,你為何不直接問他們﹖」你總會唯唯諾諾敷衍了事。

作為你的太太及子女,有時真的很難感受到你的愛,但原來我們早已習慣你的表達方式,亦清楚明白你是何等的愛我們。自你離去後,仍然不能適應沒有你的日子。每晚睡覺時,都希望睡醒後你仍活在我們當中;每次電話嚮起時,總盼望能聽到你的聲音,尤其是節日的時候,那種傷痛,你會知道嗎?

每當想起喪禮舉行時,你的朋友對我說的一席話,總能給予我一點安慰:「人生中的生、老、病、死是必經階段,他只是跳班完成。而他所捐贈的器官,讓三位病者受惠,他就等如取得一級榮譽畢業,以優異成績完成人生,就如你們女兒所說,並不是人人可以做到。」

現在,我們每次想起你的德行,可稍稍安慰,覺得你以另一種方式,存活於人世間。你積下的功德,會惠澤我們的下一代,希望不久將來,我們能從傷痛中站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