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28頁

兩個媽媽 — 張德芝


身為手術室護士的我,偶爾也參與一些器官捐贈的手術,以往我對這些手術沒有什麼感覺,純粹一份工作而已。 直至我媽死後,捐出了她的心臟和腎臟,每次再面對捐贈器官的病人或家屬,我都會發出由衷的敬意。

二零零二年的某天,在工作期間接到電話通知,媽媽突然昏迷了。隨後在醫院的數天,每一刻我都渴望會有奇蹟出現,很想媽媽會睡醒過來。 雖然理智上,心中已知道媽媽是不會再起來,不會再跟我說一句說話。我知道腦幹死亡的病人家屬,醫院一定會向他們遊說捐贈器官,我早已準備拒絕。 媽媽一生辛勞,我真的不想再添加媽媽的痛苦,不欲在她身體上增加一道疤痕,但令我改變主意的竟是一張報紙。 媽媽死前剛證實患上初期肝硬化,器官移植聯絡主任黃姑娘恰巧拿了一份報導女兒呼籲好心人捐肝救母的報紙給我看。 我想如果等候換肝的是我媽會怎樣呢?就是這一念之間,我決定將媽媽的心臟和腎臟捐給有需要的人。 我相信她一定會支持我的決定,因為她生前也熱愛助人,不怕吃虧,是朋友同事眼中的大好人。她不但救了三個人,還救了三個家庭哩!

媽不在我身邊已經七年了!回想她在生時,反叛任性的我常常為了瑣事和她頂撞,而她總是百般遷就我,很遺憾如今我要孝順她也再沒有機會了,午夜夢迴,仍感到錐心的難過。 但我知道她的心臟仍然在某角落跳動,她的兩顆腎臟仍在某處活着。她仍在這個世上陪伴我走過人生最黑暗的日子,支撐我堅強地生活下去。

我媽一生只是盡力做個好母親,沒什麼豐功偉績。我想值得我們全家人引以為榮的,是她將寶貴的器官捐贈給有需要的人,藉此可教導子孫樂於助人,延續外婆捨己為人的精神。

現在我已有自己的家庭,有丈夫和一個歲半的兒子,我自己也是媽媽啦,心中一直在想如何介紹外婆給他認識哩。我會跟他說:「孩子,媽媽告訴你,婆婆是個偉大的人……」

張德芝與熱心助人的好媽媽

張德芝與熱心助人的好媽媽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