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37頁

陽光故事之換心人 — 趙雲開


我是香港首個換心人。無法想像十多年前在死亡邊緣掙扎,說話有氣無力的我,現在充滿活力,中氣十足。 我是名副其實的「人老,心不老」。五六十歲的人,身體裏跳動的卻是一顆三十多歲的心!

一九八九年某天,我在上班途中突然昏倒。在醫院醒來,看見太太緊握我的手,不斷呼喚我的名字。還說不上幾句話,突然胸口一痛,我的心臟停頓了,進入休克狀態。 醫護人員趕到替我做心肺復甦,用電擊刺激我的心臟,終於從死神手中把我搶回來。醫生說只要再遲幾分鐘,縱使能救回來,也可能因腦缺氧變成植物人!

九零年,我第二次休克,經搶救後甦醒過來。醫生說我的病情不適合做「搭橋」或「通波仔」,唯一的希望是換心。出院後,我的身體愈來愈虛弱。 上兩三級樓梯便不斷喘氣,日日夜夜咳個不停,一躺下更咳得厲害,只能靠在床上閉目養神,苦不堪言。

當時真感到生不如死,每天就像生活在地獄中。是太太不離不棄的愛,和當時只有五歲的小女兒,支持我活下去。 太太要照顧女兒,又要上班,還要悉心照料我。晚上把她吵到不能入睡,她也從沒有半句怨言。有時我心情不好,對她發脾氣。想起來實在很對不起她。

九二年,看到新聞報導,香港已掌握了心臟移植的技術,並開始接受病人登記。這無疑是我絕望中的一線曙光。 我馬上約見醫生,請他給我登記換心。醫生告訴我,輪候的病人很多,可是願意捐贈器官的人卻少。原先滿懷希望和興奮的心情,立刻變得患得患失,更感到失落和悲哀。

登記後約三星期,醫院通知我作全身檢查,看我是否適合換心。事有湊巧,在我接受檢查期間,一位年輕人在交通意外中受傷死亡。 醫務人員與他的家人談了好幾次,希望他們同意捐出器官,一直沒結果。正當我檢查完畢準備回家,家人終於同意捐贈器官,遺愛人間。醫生馬上問我是否願意接受手術。

我高興得不會說話。雖然這是香港的首宗換心手術,我也立即同意。結果我接受了六個多小時的手術,之後在深切治療部住了四十多天。 住院期間,醫護人員對我的悉心照顧;上司、同事和朋友的探望、打氣;家人的無盡關懷,令我迅速復元,真是人間有情。 由於我是香港首個換心人,傳媒特別關注。忽然之間,我變了新聞人物。其後,香港換心人協會成立,我順理成章地成為他們的老大哥—「一哥」。 院方時常邀請我到醫院,為準備接受換心手術的病人打氣,克服手術前的恐懼。

現在每年春秋二祭,我都會到捐贈者的靈前拜祭,感謝他讓我得以重生。

我經歷過生死的交角,從絕望到充滿希望,體會到身體健康和生命的可貴。我亦體會到人生無常,因此學懂了珍惜和不執着。

最後,我希望香港人都樂於捐贈器官,幫助有需要的病人,遺愛人間!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