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38頁

給一位我景仰的朋友的信 — 美珊


敬愛的朋友:

您好!很多謝您饋贈了您的心給我,讓我重生!

您知道嗎?我生性好動,辦事爽快,平日最愛和兒女在乒乓球桌上鬥球技鬥嘴,一向生活樂也融融。直至近年我才知道自己患上嚴重的心臟病,需要移植心臟。 外子得知我患病後,常常擔心我會突然離去,有淚在心裏流,乒乓球室再也沒有笑聲。

去年,我終於因為心臟衰竭入住葛量洪醫院。某夜,我昏迷不醒,經搶救後醒來,發現兩手插滿針,痛得要命。醫生對我說:從此我要依賴心臟機續命,等待換心,進食和大小二便都要躺着做。 情緒失控的我,埋怨醫生為何要救我,要我身受此苦。那時,一位胖胖的姑娘走近我,我滿腔的怒火正要噴向她,她卻溫婉地說:「真好,你沒事了。加油呀!」清潔嬸嬸又說:「加油呀!凍嗎?」他們的噓寒問暖,使我羞愧起來。 不久,外子和大家姐趕到,看見滿眼通紅的他們。啊!我想起了一對兒女—我要活下去!

如何活下去?姑娘說:你要保持口腔衛生,要強飯加餐,保持體能去迎接「新心」;要聽物理治療師的話,堅持做床上運動。我對自己說:保持樂觀的心,把一切交給天父。 雖然如此,日子一天一天地溜走,插在大動脈的「續命針」開始插不穩,開始滲血了。每天過去,我的希望又小一點,我開始寫下遺言。

正是「山窮水盡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感謝您無私的奉獻,使我終於得到移植的機會。手術後醒來,我插着肺喉和好幾枝針管,但我聽到您的心在呼喚我。 手術後初期,我因為對藥物過敏,又嘔又暈又便秘、胃脹、肚脹,辛苦得很。我毫無怨言,因我回家有期了。

我回家了,外子拉着我的手踏進家門,兒女一擁而上,大家姐泣不成聲,我悲喜交集。喜者,與家人團聚;悲者,想起了您和您的家人。請問:他們好嗎?他們可知道他們一念善心,已救了我和我整個家?

我離開了病床,但離不開藥物。藥物的副作用令我樣貌改變,血壓增高,骨質受損。我明白前路不易行,但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今天又可以一家團聚,我又可以重拾球拍,乒乓球室又回復了熱鬧。

除了感謝您及您的家人,我也感謝天父的慈愛,感謝葛量洪醫院和瑪麗醫院心臟科的全體醫護人員對我周詳、悉心的照料和鼓勵。

但願更多大眾能像您慷慨無私,讓醫務人員可以拯救更多器官衰竭的病人。我亦希望接受了移植而康復的病友要珍惜自己,莫負您及其他善心者的捐贈。

祝您的家人

健康平安!

美珊敬上

重拾球拍的美珊,令乒乓球室又充滿歡笑

重拾球拍的美珊,令乒乓球室又充滿歡笑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