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41頁

我是藍血人 — 戴偉平


二零零八年某晚上十二時,一通電話,改寫了我二十三年來坎坷殘缺的命運。電話中說:「現在有顆心……」我嚇了一跳。真的嗎?我是否做夢?我一生中,曾有太多夢。 原來夢想真的可以成真,因為我現在真正擁有一顆我從來沒有過的正常心臟。

剛出娘胎,便證實患上先天法樂氏四聯症。出生後四小時送到葛量洪醫院進行搭橋手術。背上有了第一度長長的疤痕,纏繞我一生。 手術只是暫時舒緩了缺氧情況,兩歲時,因為多處心漏,第二次手術使胸前添上新的疤痕。六歲,再動一次大手術,糾正心臟的手術暫時完畢。

完成糾正手術前,我的身體常常缺氧,口唇、指甲呈現藍色。走不了幾步,便沒有力氣,經常要爸爸媽媽抱着我走。 別人無情的眼光也常投射在我與家人身上。每次覆診,媽媽都問醫生我還有多少歲月留在世上,醫生總說不知道。

小學至中學,我完全不能上體育課。我只能靜坐在球場一角,看着別人歡樂地笑,心裏很不開心,與人溝通,也變得有困難。縱然別人約我出外玩,我都一一婉拒。 我知道自己的身體不能操勞,我就努力讀書。心裏想,雖然運動我做不了,但我可以讀書,將來從事不需勞力的工作。我會考的成績很好,但我的努力畢竟也是徒然,因為疾病又再次摧毀了我。

中七那年,因為心臟衰竭加上心有小漏洞,小血塊飛到腦部導致中風。我的右半身癱瘓,更殘酷的是我竟失去了認知、記憶、說話的能力,需要從新學習寫字、走路、說話。 雖然我康復得很快,一星期後便再站起來,但記憶卻再也追補不了。

二零零八年農曆新年,心臟衰竭導致每分鐘一百三十五次的過快心跳。醫生替我進行射頻消融術,心臟停止了,只好植入除顫器去支持瀕死的心。醫生說唯有心臟移植可以救我。

等了五個月,便有一顆心臟適合我,使我從死蔭幽谷中新生。以往多行幾步,不單身心疲累,連靈魂也感到疲憊。現在,煥然一新的心,讓我可以無拘無束地走,可以做劇烈運動。 二十四年來,經歷了七次手術,我終於嘗到擁有正常心臟的喜樂。

新心臟一年來都沒有排斥。我現在可以做我喜愛做的健身運動,還找到工作。我要向全體葛量洪醫院及瑪麗醫院的醫護人員致謝。還要多謝家人的支持,「新心之友」同路人的鼓勵。

一切都可以失去,只要身體健全,還有可能,還有希望。明天會更好!

藍血人戴偉平第一次擁有健康的心,可以正常生活

藍血人戴偉平第一次擁有健康的心,可以正常生活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