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42頁

人間有情 — 廖香雲


「多謝!」看到老公滿頭大汗,從廚房剛剛弄完餸菜出來,不期然衝口而出。

「多謝什麼?身為奴隸下人,終身為主人皇太后服務,理所當然,何謝之有?快快試試我的新菜式吧。少油、少鹽、少糖。 雖然手術之後,生活起居飲食一切照舊,但還是聽營養師的話吧。放心,保證好味。」老公一口氣的說個不停,正如他對我的支持照顧,從未間斷。

做了心臟移植手術已有六年多。生活起居飲食,朝九晚六,一切照舊。唯一多了的,是準時食藥、定期回醫院覆診、確保健康,及老公的囉嗦關懷。

很多人閒談時,說如果自己患有絕症,會放棄艱苦治療,但求安樂死,但我看到的每一位末期病重的人,求生意志都非常高昂。或許這是人性的自然反應,或許就是放不下身邊的親人。

心臟衰竭末期的那段時刻,我沒有想還有多少金錢積蓄。死亡,不過是睡着了,明天不用起床上班罷了。痛苦的,反而是身邊的親友。灰暗的一刻,只掛心老公由誰來照顧。死,何懼之有?但奇怪,從頭到尾,自己有堅強的生命意志支撐。 死亡不會是我。躺在深切治療病房的那個月,老公每天都來看我。從他的眼光,看到他的憂心。雖然他裝作若無其事,但夫婦間是瞞不過的。探病時間過了,關懷和照顧由醫務人員接棒。 有人認為這是醫務人員的責任,是理所當然的。我從事服務業多年,洞悉別人是否出自真心的關懷,在葛量洪醫院中,我看到。

在等候期間,什麼也是渾渾噩噩的,躺在床上,只有呆等。有人說,能換到一顆心,機會等同中了六合彩。也奇怪,留院期間,不停有做過心臟移植的朋友來探訪我。 原來,中六合彩的,真有其人。自己重生的希望,繼續燃點。終於,我中了彩,所獲的比六合彩獎金還高。

多謝老公。多謝換心手術的醫療隊伍。多謝「新心之友」的支持,更多謝的,是心臟的捐贈者與他們的家屬。平常工作上對客戶說句多謝,不過隨口道來;這裏說多謝,卻是百般滋味。

整個醫療過程,生理上的痛楚,還不及自己的陳年痛風症。每想到過程中,關懷我的各方,我會下淚。人間有情。

在老公的陪伴下,兩口子攜手走過萬水千山

在老公的陪伴下,兩口子攜手走過萬水千山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