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43頁

重燃生命之光 — 心亮


二零零二年九月某天,是我重生的日子,我在這天接受了心臟移植。

自小學四年級開始,每次看病,醫生都對母親說我的心臟有雜聲。當時,我仍看似健康,可以上體育課、踢足球和跑步。一九八一年中學畢業後,我開始消瘦,走路乏力,還以為是缺少運動所致。 後來,我漸漸不能臥床而睡,需要坐着睡覺,腳踝更腫起來。醫生診斷為瓣膜性心臟病。我輾轉給送到葛量洪醫院,接受更換心臟主動脈瓣手術。

手術後還要注射抗生素達六星期,因為要服用抗凝血素,曾經整夜流鼻血至天明,醫生要用水球放在鼻孔內,壓着止血,當中的痛苦真的不願回想。住院三月才可以回家。 手術後我的呼吸回復順暢,可以過正常人的生活。雖然,在八三至八五年間,我因心律不正多次進出醫院,最終病情也穩定下來。我還進入香港教育學院進修,獲取小學教師的資格,開始從事教育工作。

一九九九年,我覺得身體疲勞,食慾下降,腳踝腫脹。有四次更突然暈倒。醫生說我的心臟已面臨衰竭,轉介我到葛量洪醫院等候心臟移植。 我一方面聽取醫生的吩咐,放鬆心情;另一方面,繼續工作和到教會協助事務。我相信耶穌會保守我的一切,讓我可以支持下去。

經過兩次「假訊」,我終於在二零零二年九月接受了心臟移植手術。現在,我可以自由地活動,可以做運動,還曾在二零零八年於上海舉行的中國移植運動會中,在四乘五十米的接力賽得了一面金牌,這真是我以前不敢想像的。

除了要多謝我患病期間照料我的母親、家人、朋友、教會內的兄姊及葛量洪醫院的醫護人員外,我最想多謝的,就是那位把親人的心臟捐給我的人,如果沒有她或他的慷慨,我的生命便不會得以延續。

人死後,身體便會腐爛。我在此呼籲,希望大家能將有用的器官捐給有需要的人,使他們重燃生命之光。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