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53頁

晚了一千零一夜的信 — 李中秉


親愛的捐贈者:

原諒我延遲了一千日才給您寫信。

我是肝癌病患者,三年前就該『應召入墓』。醫生說當時我的病況危急,只剩下幾周性命,但我能夠死裏逃生,不是因為錢,而是因為錢也買不到的肝臟。 憑藉上帝的恩賜和您無償的大愛,使我的生命得以延續。你捐贈的器官已移植到我體內,它已存活了一千日。每逢夜幕降臨,我便會因自己又在世上多生存了一天而感恩。

三年前,我接受化療後,正進入酒精療法。雖然當時院方認定我的人生已走到盡頭,但當醫院牧師來到我病床邊,給我做祈禱時, 我仍強忍劇痛,非常自信地告訴牧師:『我是有福氣的人。』這是三十年前上海沐恩堂戴牧師告訴我的說話。我堅信只有上帝才能給予生命。

去年參加『中國移植運動會』比賽前體檢時,我找到醫院牧師,說起三年前他在病床前給我祈禱的事。他好奇問我有什麼福氣。 我告訴他:『有人捐肝給我,肝移植了、肝癌去掉了、乙型肝炎轉陰性了、肝昏迷病治癒了、肝腹水消除了、身體康復了,並通過體檢可以參加移植運動會的比賽。』他聽後高興地要我把它寫出來給上帝做見證。 現在您捐獻的肝臟正在為上帝做見證,您知道後一定會在天堂哈哈大笑。

感謝在天上國度的捐贈者,亦感謝捐獻者的家人無償的給予。我雖然不知道您的姓氏和性別,不知道李中秉做義工之餘也打乒乓球娛樂您的相貌,但在我生存的每一刻,我都滿懷對上帝的感恩和對您衷心的謝意。

我和我的家人在每年的十月一日晚上都會祭奠您。我們感恩戴德,沒齒難忘……

移植者 李中秉

李中秉做義工之餘也打乒乓球娛樂

李中秉做義工之餘也打乒乓球娛樂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