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54頁

換肝的消防超人 — 許培道


本人許培道,現職消防總隊目,亦是曾經兩次換肝的人。我衷心感謝瑪麗醫院醫護人員的悉心照顧,感謝器官捐贈者的家屬,使我的生命再度燃點。當然,我感謝天父。

我是個非常健碩、有衝勁的消防員。怎料在二零零二年十二月因肝病入住瑪嘉烈醫院,初時以為是小問題,但檢查後發現肝酵素高達五千多度。 因為病情嚴重,急轉瑪麗醫院,並需要做換肝手術。我知道很多人輪候屍肝,自己的機會很渺茫,真的想放棄生命。 醫生認為我的病情極嚴重,必須立即換肝,便要求我所有家人驗肝。我不希望家人為我捱一刀,但真的沒有其他辦法。

二零零三年一月,我接受了活肝移植。當時我做消防員的侄兒捐肝給我。手術第二天卻併發肝門靜脈栓塞,再做手術後仍然危在旦夕。 第三天幸好有個家庭願意捐出屍肝,我於同日進行屍肝移植。之後幾天又因其他原因再動了兩次手術,在十三日內做了五次手術,真是痛苦的經歷。

我從深切治療病房轉到普通病房後,仍要洗血一星期。在這漫長而痛苦的治療過程中,得到醫護人員悉心照顧,讓我在黑暗中慢慢見到曙光。 當時我想以後不能再當消防員,心情很壞。做消防員必須有使命感,走進危險環境中進行拯救,它是我自小的志願。為了可以再當消防員,手術後我努力鍛煉自己的體能。 果然出院六個月後,我便可以返回消防處行動組,執行前線工作。當時我很開心,應付日常工作,綽綽有餘。回想一九九九年,還很『大隻』的時候,消防處派遣十六個特別應變部隊隊員,到台灣地震救災,我是其中一員。 二零零八年『五一二四川大地震』,消防處又派遣三十多人到四川救災。我們不希望見到有地震災難,但國家有難,匹夫有責,我也希望能夠參與,結果被選中出征,證明我這個兩次換肝的人也能應付超體能的工作。

雖然我曾換肝,但在上司眼中,我絕對仍是很棒的消防員。以前工作我只顧衝鋒陷陣,但換肝後,就像背負着醫護人員、器官捐贈者及其家屬的愛心,我必須更加努力。 醫護人員和捐肝者的家人救了我,我有責任去幫助更多人。生命就是如此奇妙,我要將生命燃點到最後一刻。

在此,我再次感謝我的親人、朋友、同事、曾照顧我的醫護人員和捐贈者的家人。

最後,感謝我們的天父。

背着幾十磅器材,仍能跑上十多層樓救火救人的換肝消防超人許培道

背着幾十磅器材,仍能跑上十多層樓救火救人的換肝消防超人許培道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