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56頁

大愛 — 徐志輝


二零零五年十月,醫生證實我患上肝癌。剎那間,我的思想停頓了,心也停頓了。為什麼四十多歲的壯男,從不抽煙喝酒,讀書時是運動員,比賽得獎無數,病魔會降臨在我身上?

我明白要心情平復才能面對這次考驗。我以平靜心態向家人說出病况,之後的日子,他們便默默地陪伴我,支持我做一連串的治療和手術。

二零零五年十一月,手術後,病魔沒有離我而去,一個月的康復期未過,癌腫瘤在我肝臟的另一位置出現。 因距上次手術時間的不到一個月,醫生認為我不能夠立即再做大手術,而癌腫瘤並不大,不會在短時間有危險,建議多觀察個半月才做微創燒熔手術。

二零零六年一月,我接受第二次微創燒熔手術。本以為手術後理應康復,但老天爺並不這樣對我,在三月覆診,又發覺癌腫瘤復發。 醫生說如果繼續復發,快則三個月,腫瘤會轉移到其他器官,便有性命危險,因此只得一個方法醫治,就是換肝。

可惜捐贈器官的人很少,按照我的病情及身體狀况,如果要輪後屍肝,機會近乎零,加上癌病患者在換肝後的復發率甚高,醫院對給我移植屍肝也有保留。 在種種因由下,我似乎只能夠等死。事實上,在住院期間,短短一週內已有三位病患者等不到肝臟而死亡。

心灰意冷之際,家人都願意捐出半邊肝臟作活體移植,但我問自己:真的要活生生,身體健康的人作此重大手術來救我嗎?自己是高危病者,能否承受手術後另一次癌腫瘤復發?

得到醫生的專業意見及家人的關心和愛心,我終於在二零零六年四月接受了肝臟移植。醒來時,看見捐出半邊肝臟給我的弟弟躺在病床上, 我哭了。見到太太及女兒等待我醒來,我又哭了。感覺到疼痛的不是『人』字形傷口,而是我的心。我感受到弟弟的偉大,家人的關心。

手術後,得到醫生和護士悉心治療,健康漸入佳境。現今已經三年多了,癌腫瘤沒有復發跡象,移植的肝臟也沒有排斥。三年來,我調改自己的生活模式,小心飲食,多做運動,我相信運動是最好的神丹妙藥。

接受過一次又一次手術、治療、痛楚和面對死亡威脅,我也變得豁達了,對別人能幫則幫,學會活在當下,煩惱事要放下,不會太執着。

十分敬佩捐贈器官的人士,亦希望更多人願意以愛心把家人的遺體捐出,挽救別人的生命。

徐志輝移植肝臟後在曼谷世界移植運動會再奪獎牌

徐志輝移植肝臟後在曼谷世界移植運動會再奪獎牌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