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57頁

生命何價 — 呂潔卿


人生無常,人命只在呼吸間,分秒間過不了關口,生命就結束了。我的生命也曾擱在這邊緣上,幸運地得到遺贈肝臟移植才得以重生。

第一次捐血,知道自己是乙型肝炎帶菌者,由於身體沒有不適,便沒有理會。其後有一次抽血,驗出肝酵素飊升至一千七百度,才知已患上慢性乙型肝炎,而最終演變為肝硬化。

二零零一年,是我在聖約翰救傷隊當義工服務的第三年。我的腹部逐漸脹大,後來脹得連護士裙制服腰帶也扣不上,我只好退隊,同時也停止在南朗醫院定期探訪癌症病人的服務。 二零零三年,我的情況轉壞,身體非常虛弱,眼和皮膚泛黃,身體消瘦,肚子卻很脹,不時要進出醫院放肚水,每次都有十多公升。那年冬天特別寒凍,冷鋒接踵而來, 我在家穿了毛衣、頸巾、冷帽、羊毛襪及蓋上綿被,開動暖爐、暖風機,仍不停戰抖。我一人獨居,因體弱不能做任何家務,零四年開始要社署安排送飯。在家中嘔吐,亦沒有力氣清理, 後來甚至連大小二便也無法控制,那時我感到非常悲慘、無助!我曾兩次在屋內昏迷,都是送飯給我的人發現,及時把我送院。

我女兒小時候已隨父親移居加拿大,於零四年八月急趕回港,要捐肝救我。雖然她在醫院已做了檢查,可惜還差數天才滿十八歲,未成年不能捐器官。 就在她剛滿十八歲那一天,我的情況急轉直下,再次昏迷。蘇醒後,院方本已安排兩天後為我們做活肝移植手術。就在這關鍵時刻,醫院收到一片遺贈肝臟,我便幸運地給救活了! 它同時亦救了我的女兒,使她不用承受這麼大的手術風險。那位偉大善心的捐贈者及其家人,確實是我們母女二人的救命恩人。

轉眼間換肝已五年多了!雖然期間出現過三次排斥,我亦做過一段時間的糖尿病人,需要注射胰島素,但一切痛苦已成過去! 重生後,我再投入社會工作,繼續義工服務,每天都過得很充實和滿足。與此同時,我認識了一羣同路人,和他們一起參加分別於零七、零八、及零九年舉行的世界及中國移植運動會。 我們都是曾經接受器官移植的運動員,彼此分享走過生死路的歷程。在比賽中,我們傾盡全力,為重生的生命綻放光輝,以此報答我們的救命恩人。

我時刻都感激捐贈者和他的家人、所有醫護人員和曾為我燃點過生命燭光的人,祝願所有仍在等待器官移植的病人,能夠得到善心人的捐贈,讓他們也脫離痛苦的煎熬。

呂潔卿在澳洲黃金海岸參加世界移植運動會,每一天活得精采

呂潔卿在澳洲黃金海岸參加世界移植運動會,每一天活得精采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