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70頁

捐贈與移植 — 樂


『你死後會捐贈器官嗎?』五年前,我覺得這問題好遙遠,應該在幾十年後才考慮吧。今天,我會毫不猶豫地回答:『一定!』因為在這五年間,我親身感受到捐贈器官對受贈者的重要。

我是腎衰竭患者,二零零八年二月,我幸運地得到重生的機會,接受了腎臟移植。這確是天大的喜訊,我的人生從此改寫! 二零零四年我突然病發,我和家人都十分驚訝,因為我一向健康,一般只是感冒發燒而已。往後的治療令我肚子多了條洗肚喉,每晚在家用洗肚機進行腹膜透析,幸好仍可如常上課,日常生活沒有受到很大影響。 其後併發腹膜炎,改為血液透析,每星期回醫院三次,每次花四小時洗血。再加上醫院離家甚遠,要差不多大半天來回,到家已疲憊不堪,十分影響生活。 此外,飲食亦要格外留神,要吃低磷、鉀、鈉的食物,選擇不多,更遑論有飲食樂趣了。心理上,我經常焦慮不安,擔心傷口發炎或生病影響換腎的機會,加上漫長、無了期的等待,令人身心極度疲累。

終於,我等到了!等到一位善心人的捐贈。移植後我仿似劫後重生、對任何事物都豁然開朗。對於失而復得的正常生活、能再次重拾健康的興奮,喜悅心情絕非筆墨所能形容。 雖然我仍然擔心會出現排斥,未能完全放下心中的包袱。可是我知道我很幸運,短短幾年就有機會移植。我告訴自己,這是上天對我的恩賜。 幸福不是必然的,我要懷着感激之心,積極面對人生每一天,不可辜負關心、疼愛我的人,特別是捐贈者及其家人,我必須好好珍惜他們捐給我的腎臟。 雖然他們面對親人離世,極度悲傷,但仍作出這偉大的決定,發揮成就他人的精神,用生命影響生命,我非常感激他們,我要努力做得更好,活出有意義的人生來報答他們。

遺憾的是政府雖已不斷宣傳,呼籲市民支持器官捐贈,但礙於中國人要求『全屍』的觀念,令捐贈器官的數量遠低於所求。事實上,捐贈器官不會影響死者的外觀! 再者,古語有云:『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這些都是積福積德的善舉,老一輩不是都最着重福蔭後人的嗎? 要知道不少等候換肝、心、肺的病人,因為等不到合適的器官而與世長辭!所以支持捐贈器官真的很重要,我誠心希望大家能認同拯救生命的重要,樂於在死後捐贈器官!

樂樂的生命快車因移植可以重新開動

樂樂的生命快車因移植可以重新開動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