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71頁

第二次生命 — 金碧


若不是一位善心女士捐出腎臟,我康復的機會近乎零。

二零零九年二月我進行了第二次腎臟移植手術。

二十三年前我第一次換腎,腎臟由我妹妹捐出,可惜,身體出現慢性排斥,腎功能逐漸減退,才三年便需要再次洗腎。醫生說因為第一次失敗,身體積聚了很多抗體,所以要為我再找一顆合適的、不會被排斥的腎臟十分困難, 機會微乎其微。我曾經因為這個原因感到十分沮喪,心灰意冷,以為這一生都要洗腎到終老。

十九年漫長的洗腎治療,帶給我生活上種種不便和身心創傷,非筆墨所能形容。不能正常飲食、工作和遠行,身體時常出現大小毛病如流鼻血、低血壓、骨痛、抽筋、肺部及心臟衰退等等, 為了續命,只好默默忍受這一切由洗腎帶來的痛楚。更難過的是感到身體狀況日漸變差,又不知道洗腎可以維持多久,心裏的鬱結一天比一天沉重。

當護士打電話來說為我找到一顆合適的腎臟,我深信這是上天給我的恩賜!我十分感謝捐出器官的那位善心女士,若不是她和她家人,我相信再等十年八載也等不到合適的腎臟。 對我而言,這是無可代替的機會。事實上,這位善心人除了帶給我生命曙光,亦同時捐出了心臟、肝臟及另一顆腎臟,救助了其他三位病人,真是遺愛人間。

我懷着感恩的心,多謝一直支持我的家人、同事和朋友,也感謝腎科醫生和護士的鼓勵及悉心照顧,使我有勇氣接受第二次移植手術並獲得成功,重過正常生活。

不再依賴洗腎續命,就如重生一樣。手術後四個月,我已重回工作崗位,體力比洗腎時好多了,以前煩擾我的毛病已減輕,不再需要嚴格控制飲食。現在我心境安靜愉快, 卻仍時刻警醒,聽從醫生指示,因我相信再沒有下一次機會了。我要好好保護新的腎臟,過健康愉快又充實的生活,這是報答那位善心人及所有扶助我的人的最好方法。 現在仍有大概一千六百人等候腎臟移植,每年只有五十到六十人能夠換腎。等候期間,他們只好接受洗肚或洗血治療,許多人等不及而離世。但願有更多人能像那位善心女士及她的家人,把愛心及希望帶給需要的人。

第二次移植給予金碧第二次生命

第二次移植給予金碧第二次生命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