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72頁

新生命 — 亞英


我是紅斑狼瘡患者。過去二十多年,所受的種種痛苦不能盡錄,身心的折磨不能盡述。尤以腎衰竭的感受最深,我及家人都因此承受巨大的壓力及擔憂而感到疲累不堪。

因為要定時洗腎,我的生活大受影響,難以安排時間約會。若用洗腎機在晚間進行透析,一旦機器故障,又因要解決問題而得不到充足的休息。 此外,機器在深宵發出的聲響亦令人無法安睡。洗腎是麻煩費時的工作。每天換水四次,每四至五小時便要洗肚一次。 每次正常出入水的程序約二十五至四十分鐘,要是遇上出入水不暢順,就可能需要多於一小時。如果患者不能照顧自己,家人便要負起換水的責任,所以患者及其家人所承受的壓力是非常巨大的。

兩年前的一個冬夜,我收到醫院通知,可以安排換腎手術。衷心多謝捐贈者家人的決定,他們仁慈、大愛的決定令多位病者得到不同的器官移植,令受贈者獲得新生。

換腎後,我的生活得到大大的改善。以前卑微的願望都得到實現,例如我可以側臥或俯臥,不用晚上提前上床駁喉洗腎,現在我可以在晚上自由活動及與家人共聚天倫。 這些對一般人來說輕而易舉的事,對洗腎者卻是天方夜譚。

洗腎時我的食慾不振,面對美酒佳餚也吃不下。因為吃得少,導致營養不良,嚴重貧血。到後期即使肚子餓,也沒有食慾。那時我多希望能夠像其他人一樣可以大口大口開懷地大吃。

腎衰竭患者容易疲倦,即使返回醫院抽血或上茶樓,回家也感覺十分疲累,需要小睡來恢復體力。所以與朋友聚會時我常常感到力不從心而要提早回家休息及洗腎。

移植後,體能大大改善。現在我有精力可以跟朋友暢所欲言,不用記掛洗腎的時間。我可以大口大口地吃,不過這樂趣卻給我帶來另一個煩惱—換腎以後,我已胖了十多磅! 也許是補償心態,現在我很喜歡吃,無論肚子餓不餓都想吃,這也是肥胖的原因。

移植腎臟後,吃得好、睡得好、排尿和排毒暢順、身體循環正常。我現時的血色素有十三多度,朋友都笑我現在再沒有『面色』給他們看了。我會好好地生活,享受生活的樂趣; 我要好好補養身體,令自己更健康,因為我的身體內有屬於捐贈者的心願。我要好好珍惜這借來的器官過活,以報答捐贈者的心意。我衷心感謝捐贈者及其家人。

多謝醫生、護士及醫院各工作人員,他們的愛心是我們病人的福氣。

移植後的亞英(左)笑得多燦爛

移植後的亞英(左)笑得多燦爛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