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74頁

十四年 — 鄭淑嫺

『你姊姊已醒來,平安無恙。』醫生趨近我耳邊說。

接受近親腎臟移植已快六年了。在這之前,我度過了十四年洗腎的生涯。讓我『重生』的,是願意捐腎給我的姊姊。可想而知,在完成手術甦醒後我最想聽到的,就是以上醫生所說的那句話。

十四年,差不多是整段小學加中學學習的時間。我的十四年,過的是軍訓式生活,周而復始地洗腎。醫院是我『五星級的家』;體力起跌不定,情況差時,十數級樓梯也舉步維艱;美食當前,要『不為所動』;簡單如喝一杯水,也得計算,因腎臟已失去排尿功能,喝多少便儲多少。我會放肆嗎?當然,結果是四肢浮腫,呼吸困難,到頭來吃苦的還是自己。

這樣的生活痛苦嗎?說實在的,當時我沒花很多精力思想苦不苦,只知這既成事實,我選擇活下去。只是預料不到,這種生活一過便是十四年。畢竟,上天是公平的,生活再苦,只要你願意細察,身邊總有令你活下去的原因。可能是關心你的家人愛人朋友、悉心照料你的醫護人員,甚或是雨後的一線曙光。是哭是笑,選擇在你手。

我知我是幸運兒,我有姊姊捐腎給我,使我可以看到隧道盡頭是什麼世界。重拾健康的生活,實在『快活過神仙』。但我知道,我很多朋友仍在病榻上過他和她的第十八年、第二十三年,我知他們都不想破世界紀錄。

你可想過你可改寫他們的生命?可能,對你來說,死後捐出器官是遙不可及的事,但若此刻我邀請你認真思考這個問題,你的答案是什麼?

小時候怎料腎病纏綿半生
小時候怎料腎病纏綿半生

終於成功換腎,鄭淑嫺再展歡顏
終於成功換腎,鄭淑嫺再展歡顏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