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76頁

一切由換腎開始 — 伍妙敏

十二月十六日是我第二個生日,因為在一九八六年十二月十六日,我妹妹伍妙莊捐了一顆腎給我,讓我可以繼續生存下來。重新起步,轉眼已經二十三年了。

近年,我有幸參與支持器官捐贈的推廣活動,積極向市民講述器官捐贈的偉大意義,因為我自己是過來人,亦是受益人。

一九八五年我剛大學新聞系畢業,一心要做『無冕皇帝』。在學期間已寫專欄,到報館實習;還兼職中學教師;更為一位小學女生補習,忙得不亦樂乎。

畢業在即,打算到報館做記者兼寫專欄。誰知考畢業試期間,我嚴重咳嗽,四肢乏力。醫生竟說我血壓非常高,又患有貧血,抽血證實腎功能甚差。腎科醫生說:『你的腎臟已壞了。除非換腎,否則一生都要洗血。』

真是晴天霹靂,我的天靈蓋像受了一下重擊。未回過神來已聽見坐在我身旁,當時仍是學護的妹妹說:『我捐!』她衝口而出的話,同樣令我震撼。

因為有家人願意捐腎,我才有機會進入公立醫院洗腎和安排換腎(當時醫院管理局還沒有成立)。為了洗腎,我經常要出入醫院。為了配合血液透析而做的血管接駁手術一再失敗,到第四次才成功。我的記者夢也粉碎了。

由於血管手術延誤,導致我暫時要做洗血清治療,醫生首先在我的大腿血管插針,護士再把一包包如菠蘿冰棒的結冰血清, 解凍後注入我體內。有一次因導管位置不當, 大腿瘀黑了整整一個月。導管接通了,冰冷的血清進入體內,冰凍的 感覺遊走全身,我不斷哆嗦,叫道:『好凍!好凍!』我想到納粹德軍也有類似的酷刑。

好不容易等到血管『成熟』可以進行血液透析(洗血)。每次我都洗得很辛苦,在回家路上已要蹲在路旁嘔吐。為了不想當個病號,我仍在酒家當兼職收銀員。同事知我一星期有兩天要回醫院洗腎,都大感愕然。

終於等到換腎。感謝妹妹為我身上多了道十多吋的傷口,我的新生命從此萌芽茁壯。第一份工要配合覆診而當文員;其後一償心願做了七個月記者,終因體力難於應付而放棄;其後任職社會服務機構,使我對義務工作有了深刻認識。最刺激的 工作當然是天職,我養育了兩個孩子。

醫生說我生孩子是奇蹟,一子一女更是奇蹟中的奇蹟。因生了長子而創辦《Baby親子雜誌》已是我從不敢想像的,再生女兒而成立的『香港健康網絡』更是上天的恩賜。兜兜轉轉,我還是把新聞系的知識學以致用。以興趣為工作,實在是福氣。

生命總是充滿挑戰和意外,唯有愛能克服挑戰和撫平傷痛;只有捐贈器官的大愛可以救人生命,塑造新生。

伍妙敏的好妹妹及一對寶貝兒女
伍妙敏的好妹妹及一對寶貝兒女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