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78頁

腎病生活隨筆 — 陳偉強

媽媽今年六十多歲,一九九六年患上腎小球炎,最初醫生說她的腎功能只剩下三成,我不禁為她的身體狀況擔憂。醫生給媽媽處方了適當的藥物,穩定她的病情。每次覆診,我們最關心的,就是媽媽的腎功能指數。當聽到她的病情有好轉,就會為之雀躍;但當腎指數上升,表示腎功能又更壞了,便會為她焦急,想盡千方百計希望可以控制腎功能的惡化。戰戰兢兢的,那三成腎功能,陪伴媽媽度過了十個寒暑。

二零零六年,醫生說媽媽病情惡化,很快便要接受腹膜透析,當時我們全家都很擔心,因為對腹膜透析實在一知半解,心裏有說不出的恐慌,亦希望媽媽可以盡量避免洗肚。

到了二零零七年,媽媽還是要放置喉管開始洗肚。眼見媽媽所受的皮肉之苦,我心裏實在很難過,唯有祈求主加倍保守媽媽的身體。待傷口復原後,媽媽便回醫院學習操作腹膜透析。經過一星期的學習,腎科護士認為媽媽可以回家自理,她便正式開始家居洗肚。

時光飛逝,媽媽已洗腎兩年多,病情時好時壞,先後兩次併發腹膜炎,幸而每次都能及早發現,不致影響病情。今年開始,媽媽的身體已大不如前,進出醫院不下七八次,但慶幸每次都得到主耶穌的保守,可安然度過。

我心裏時常會浮現這金句:「我雖然行過死蔭的幽谷,也不怕遭害,因為祢與我同在。」我深信主耶穌必定保守媽媽的身體,並時常禱告,希望媽媽有機會可以換腎,重過正常的生活。但是我亦知道,輪候換腎的病人實在多不勝數,希望媽媽有機會成為其中的幸運兒。願主賜福與媽媽及我們一家。

陳偉強盼望洗腎的媽媽可以換腎重生
陳偉強盼望洗腎的媽媽可以換腎重生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