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82頁

一個慈父的故事 — 觀城

母親早逝,父親身兼母職,教養我們兄弟三人長大成人。父親做水電維修,屬自僱行業。我們父子四人的生活,簡單而有規律。每天放學回家,父親總已預備好飯菜,家裏總是井井有條的。他說話不多,不時會勉勵我們自愛,做個有責任的人。

那年應付大學入學試,每天在圖書館溫習,很晚才回家,和兩個弟弟很少見面,更少見到父親。倒是覺得家裏有些事情發生了:家中變得有點兒紊亂,好像少了執拾和打掃。一晚回家,赫然發現起坐間變得陝窄了,有十來個紙箱,整齊地俟在牆邊。看見平日祥和的父親木無表情呆坐着,原本已是比較黝黑的膚色看來更黑,口唇灰白,喉際發出乾涸的聲音說:『我患了末期腎衰竭,要洗腎來維持生命。這一箱箱的是洗腎藥水。因為希望你能專心考試,現在才告訴你。記住要繼續努力讀書,三兄弟要互相支持。你最年長,要教好弟弟呀!』

父親頑強地適應洗腎生活,等候腎臟移植,同時也繼續他的工作。我們兄弟三人分工合作,努力學業之餘,也分擔家務。我留意到父親逐漸減少工作的時間,知道他體力和精神正逐漸減退。大家默默地等,希望有一天父親有機會接受腎臟移植,健康可以復原。

如此過了六個寒暑,兄弟三人都已完成學業,也有穩定的工作和收入,可是,父親的體力和精神更差了。醫生診斷他的腎衰竭逐漸惡化,由每天三次洗腎增加至四次,由每次用兩公升洗腎水增至兩公升半。看他瘦弱的四肢撐住龐然巨腹,實在不忍。他真的有腎臟移植的機會嗎?

三兄弟的血型與父親不同,唯有繼續等待和盼望腎臟移植的機會。可惜父子四人的共同盼望最後都粉碎了。一次嚴重的腹膜炎終於奪去了相依為命的父親的性命。

我體會到『子欲養而親不在』那種失落的感覺。父親是個不折不扣的大好人,不煙不酒,生活有規律,但未能好好地度過晚年。如果他有機會接受腎臟移植,我相信我們四人一定會活得更充實,生命可以更有意義!有朝一日,如果可以令一些懷着盼望的病人,因有器官移植而得以重燃生命,能和家人一起活出彩虹,我們兄弟是責無旁貸的。我們都簽了器官捐贈卡,心情現在也輕鬆得多了!相信父親也會支持我們的行動。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