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85頁

我行過死蔭幽谷 — 馮偉雄

生命因您再現姿釆 — 鄭信恩醫生從事醫療行政工作十多年,箇中經歷可謂苦樂參半。然而,這份工作給我最大的滿足感是協調器官捐贈任務的挑戰。這十多年來,有三點令我感受到我們的工作饒有意義。

第一點是香港移植服務的水準優秀,手術成功率極高。過去十年,腎臟及肝臟移植的首年存活率均大大超越九成,媲美西方國家最佳的移植中心。若以我們投放在醫療方面的資源與西方國家比較(香港醫療資源佔國民生產總值約百分之五,其中約百分之三用於公共醫療體系;美國為百分之十六,英國為百分之八點四),擁有這樣突出的成績,我們勞苦功高的醫護人員絕對可引以為榮。接受器官移植的病人,手術前後的生活質素,真是有天淵之別。多年來我目睹多位病人由瀕臨死亡、重獲新生、到積極重投社會,成為活生生的生命見證。捐贈者家人一念之間,往往將絕望變成希望,重燃生命之火,開啟再生之門。

第二點是市民大眾對器官捐贈觀念的改變。十年前,經器官移植聯絡主任接觸的家人,只有三成願意捐出去世親人的器官,今天,超越五成。如今一般人都會訂立遺囑指示親人辦理身後事,我們的身體是上天賜予最寶貴的資產,我們更應為自己的意願及早作出決定並附以承諾,簽署捐贈卡或上網登記成為捐贈者,讓親人更容易處理我們的遺願。

第三點值得我們珍惜的是,我們擁有公平公開的器官分配機制。所有的器官都是最珍貴的社會資源,二零零九年輪候腎臟移植手術的約有一千六百多人,肝臟約有一百人,在遺體器官來源有限的情況下,醫護人員獲委以重任,受託公平地分配器官。肝臟的分配是根據每位病人的致命風險數值決定的。電腦系統以客觀的臨床醫療數據,包括血清膽紅素、血清肌胺酸、血凝時間和肝病病理計算出病人的風險數值,數值愈高顯示病情愈危急,病人愈會獲得優先換肝。腎臟分配以白血細胞抗原無錯配者優先獲得器官。其他病人則以白血細胞抗原吻合之程度、血型、等候者的年齡、輪候的時間等標準綜合評定分配的次序。

您願意有一天在自己的生命走到盡頭時,給他人一次機會,令他的生命再現姿采嗎?請登入www.organdonation.gov.hk,登記成為器官捐贈者,並把您的意願告知家人。謹向慷慨捐出去世家人器官、遺愛人間的朋友致意。

鄭信恩醫生與香港移植學會副會長蔡寶英醫生及香港醫學會何仲平醫生在器官捐贈推廣活動上
鄭信恩醫生與香港移植學會副會長蔡寶英醫生及香港醫學會何仲平醫生在器官捐贈推廣活動上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