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91頁

夜半報佳音 — 朱國康醫生

零晨二時。我身處腎科病房,細心翻閱一份又一份的病歷表,再對比剛剛由基因化驗所提供的資料,終於有决定了!我提起聽筒。

『請問是不是陳先生?』

『我是腎科的朱醫生,有一顆合適的腎臟可能給你移植……』

我在瑪嘉烈醫院工作超過十年,最近被委派負責統籌腎臟移植的工作。這是費神、漫長的工作,從離世病人家屬願意捐出腎臟開始,我們就得從電腦中取出名單,再經人手核對每一份病歷,選出每次的『幸運兒』進行移植。當然,要完成這艱辛的工作,背後得靠很多人的努力—不辭勞苦的器官移植聯絡主任、體力充沛的外科醫生、善解人意的護士等,缺一不可!

陳先生是我們的『老朋友』了,他接受洗血已經二十多年,『年資』比我還要長!現在終於有移植的機會!我在電話中,細心詢問他的近況,然後概括地告訴他腎臟移植的風險。同意接受移植的話,他必須盡快趕到醫院接受檢查。三更半夜的醫院來電真的有點嚇人,卻沒有充滿睡意的責罵,反而盡是感謝的語句,我想就只有換腎喜訊吧!

說到這午夜的來電呼喚,我得解釋一下。器官移植聯絡主任一定要醫生確診病人腦死亡後,才可以展開遊說。這是整個器官移植程序最關鍵和最困難的環節。要成功遊說離世病人的家屬—特別是擁有强烈傳統觀念的中國人—把至愛親人的器官捐出來,光是想像一下,也能感受箇中艱難。沒有好心人捐出器官,腎病患者又怎可能有移植重生的機會?待得到病人家屬同意,她便會把捐贈者的血液送去作基因化驗。有了血型和基因資料後,中央電腦系統才能根據腎病患者的資料,排列先後次序,這程序最少數小時—也就是為何我們要『夜半報佳音』了!

陳先生半小時後便趕到醫院!不只陳先生,站在我面前的,還有陳先生的太太和女兒。在他們一家人的眼裏,我看到滿心的喜悅和無限的盼望。接下來就是一連串的身體檢查、化驗、解說……

不知不覺間,黑夜靜悄悄走了,晨光斜斜的照進房間。那溫暖的感覺,仿佛帶我回到以前當實習通宵輪班的日子!一整晚工作後的疲累忽然消失了,我不自覺的笑了,步履也輕了,人也像年輕了。我默默祝福陳先生有個新的開始!

朱國康醫生樂於夜半報佳音
朱國康醫生樂於夜半報佳音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