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92頁

不一樣的除夕夜 — 何立言醫生

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電話響起,話筒的另一端傳來器官移植聯絡主任甜美而溫柔的聲音:『有位剛去世病人的家屬願意捐出病人的器官,請預備。』我即時反應是:『正值佳節,是誰如此善心?』她也興奮的道:『是啊,他們願意一併捐出肝臟和腎臟哩!』

那天,我感受到不一樣的幹勁:我通知同事準備手術室時,他們都異口同聲的回覆:『好!』我感動了:十二月底,通常大家都滿懷節日的心情,面對突如其來的工作,他們的反應之積極和熱情,出乎我意料之外。

麻醉前要核對病人資料,護士跟病人聊起來:『今天是除夕夜,收到這份禮物開心嗎?』那位嬸嬸也激動起來,緊握護士的手說:『想不到等得到今天!真是份好禮物!』手術室充滿愉快的氣氛,節日的心情已轉化為工作的快樂能量,我們也給病人的喜悅感染了。

每年只有極少數的幸運兒有機會接受腎臟移植這份大禮物。漫長等待的期間,只有不斷洗腎,才能保住性命。不少病友更被洗腎的併發症多番折磨,不是傷口發炎,就是喉管閉塞,手術做完一次又一次。身為他們的外科醫生,眼見他們身上一道道的疤痕,真的替他們心疼。更不要說我的頭疼了,因為每次出現併發症,下次手術的難度和危險就更高哩。

在此,我要向所有器官捐贈者和他們的家屬,包括所有預備去世後捐出器官的朋友,致以無限敬意:您們在喪親的痛楚中,作出捐贈親人器官的決定,無私的送贈給有需要的病人,實在十分偉大和可敬。所以我們手術室的同事,每次摘取屍腎,都非常仔細、認真地處理遺體和器官。這不僅是我們的專業操守,更是我們每個人的心意。

離開醫院已經是晚上了。除夕夜,別人也許在狂歡,在倒數新一年的來臨,我滿載感恩的心回家去—感激自己能參與器官移植、感激捐贈者家庭無私的捐獻。在這個講求物質的世界,他們送出的禮物,是珍貴的善心:親人雖然去世了,但仍以自己的不幸化作別人的祝福,以親人的器官延長別人的生命。而我,身為泌尿科醫生,有幸參與其中。在這極有意義的美事上,作為小小的工具,把所捐出每顆寶貴的器官,小心安全地移交到有需要的病人身上。您們的善心,會像不滅的燈,點燃腎病患者的生命,繼續祝福更多的人。

參與腎臟移植手術的「小工具」— 何立言醫生
參與腎臟移植手術的「小工具」— 何立言醫生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