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93頁

新生樂 — 思施樂

『馬死落地行』是我經常對病人說的話。很多病人得知自己需要洗腎,總會問:『可不可以不用洗呀?』可惜在他們面前的,只有一條單程路。為了維持生命,為了過『正常』的生活,他們必須終生與洗腎為伍。所謂『正常』就是妥協:每天最少三次定時換水、定時洗傷口、不能游泳、不能遠行……還要面對可能出現的併發症:傷口發炎、腹膜炎、水腫等等。可是,即使進行洗腎,問題也不能徹底解決,他們還需面對日益衰殘的身體。腎臟移植,成了唯一的盼望。移植後,雖然仍要定時吃藥、覆診,但生活質素大大改善。然而,僧多粥少,由於缺乏捐贈者,他們每每要等上十年五載,比中六合彩還要困難,大部分病友等不到便離開了。作為他們的同行者,每當有捐贈者出現,我們都非常緊張,嚴陣以待,不容有失。對我來說,每次都是難忘的經歷。

第一次擔任當值負責醫生,在傍晚下班前一刻接到通知,有『可能』的捐贈者。所謂『可能』就是指初步評估合適、家人尚未決定的個案,但我們已需要作出準備,隨時候命。午夜前,知道家人已同意,瑪麗醫院的移植及免疫遺傳學部化驗室已開始為輪候病人配對,我們要在名單上篩選兩位最合適的輪候者。當他們在睡夢中給驚醒,知道自己成為幸運兒,已是午夜之後。他們在短短時間內要聽我解釋移植手術複雜的程序和利弊,決定自己的前路。相信那一刻他們的心情一定如在生死關口前忐忑不安哩!但是機會稍縱即逝,雖是夜闌人靜,他們也必趕快乘車到醫院來。那時已差不多凌晨四時了,緊接還有各項檢查和預備,以便在早上可以進行手術。手術後,待他們清醒過來已是傍晚了,我才可以回家休息。在回家的路上,雖然身軀很疲累,但心裏很溫暖,一方面為兩位病友得到『新生』而感恩,一方面也為他們能順利康復祈禱。

手術後的一星期,移植者要隔離避免感染,醫生和護士成了他們最親密的戰友。看見他們漸漸康復出院,我們都很感恩。曾出席病友的浸禮,細聽她重生的見證。見到他們重新投入工作,一點一滴,就是獎賞。有上司曾道,曾見病友接受移植後結婚、生兒育女哩!雖然擔當病人的守護者,其中的壓力及辛酸不能盡為外人道,卻是非常值得的。他們面對新的人生路,難免仍有波折,但我希望他們會珍惜這份金錢買不到的禮物—重生的機遇!

醫護與病人一起尋找希望
醫護與病人一起尋找希望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