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95頁

讓您繼續跳下去 — 周慕慈醫生

自一九九二年香港進行首宗心臟移植手術以來,已有一百名末期心臟衰竭的病患者接受了手術。身為心臟移植科的醫生,除了要評估心臟衰竭病患者接受心臟移植的可行性,更要於手術前後照顧他們。

我仍然清楚記得第一次看到外科同事,在手術室中進行移植手術的情況。蒼白又倦怠的心臟,從冰箱移植到接受者的軀體後,馬上變為粉紅且健康的跳動器官,簡直是個奇蹟。箇中興奮,不下於目睹嬰兒誕生。心臟移植手術可能隨時進行,但無論是深夜或是破曉時分,只要我看到移植的心臟重生,即使再疲累也頓覺清醒和興奮。

很多末期心臟衰竭的病患者,在未接受心臟移植手術之前,都面對極大的痛苦。還記得一位十九歲的青年,在深切治療病房等候心臟移植手術期間,曾有七次心臟停頓;有一位消防員經常害怕入睡,因為每次入睡後,不正常的心律會令他的除顫器(註1)發生無定的衝擊,干擾他的睡眠。另外,一位三十九歲的家庭主婦,做了幾次心臟手術,依然冒險回家照顧她兩歲的兒子。還有一位單親媽媽,在深切治療病房依靠血液循環機器系統(註2)延續生命,卻還堅持每天下午致電回家,教導她女兒放學後完成家課。

看到每個瀕臨死亡的病人回復健康,再次成為活躍的個體,是極大的回報。儘管在移植圈子內工作了多年,這些病人生存的勇氣與奮鬥,及創造新生命的奇蹟令我永遠難忘,但令我更感動的是,那些捐贈者與他們的親屬,全因為他們無私的愛心,才可使奇蹟出現,讓移植的心臟繼續活下去。

註1:除顫器是植入式的儀器,用於患有心室纖維性顫動或心律過速的病人。如果心律不正常,除顫器於體內產生電擊流經心臟,使心律回復正常。

註2:血液循環機器系統,是協助嚴重心臟衰竭病人的體外儀器,必定要在深切治療病房才可使用,令循環系統及重要器官繼續運作,以維持生命,直至病人的心臟功能恢復或有適合的器官作移植為止。

周慕慈與換心運動員
周慕慈與換心運動員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