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97頁

黃伯的情誼 — 潘月玲姑娘

『唉,為什麼入院?哪裏不舒服?病房的醫生怎麼說?』在走廊遇上很久未見的黃伯,我着緊的問。『沒什麼,只是胃痛得很厲害,經急症室入院。今天再抽血,下午可以出院了。不用擔心。潘姑娘,上次有沒有吃我送來的嫁女餅?不打緊,下次請你吃薑醋!』黃伯滿面笑容的說。

『你的樣子,一點也沒有變。祝你快些抱孫為樂!』

『時間過得真快,換腎已經十多年了。』

黃伯是腎科中心最早期的洗血病人之一。比我更早入腎科,還目睹我受訓和成長的哩。

『他是位堅毅的洗血病人,每天洗完血後,還要趕上班。他是位幹粗活的工人,一直是其他病友的好榜樣。』我向一位入職不及一年的同事介紹黃伯。

『潘姑娘,你說得對。那時真的很辛苦,兒女年紀還很小;既要賺生活、又要洗腎、又住得遠……。我那時很聽話,每次洗血都『增重』很少,洗完血又要立即趕上班,不可以有事。真的很幸運,有人捐腎。換腎到現在,不經不覺已十多年了!兒女都長大了!還有機會抱孫。』

『黃伯,看到你現在退休享清福,遲些還帶孫兒,真替你高興!』

『潘姑娘,我真的很感恩。那時證實有腎病,須要洗血,真的很徬徨。但是病了也要生活,也要工作。日子就是這樣過。』黃伯繼續興高采烈的想當年,一點也不似身體不舒服。

『我真的很感激那位捐贈者及他的家人的恩惠,他改變了我的病情和生活。也多謝器官聯絡主任和各位醫護人員!』

每次遇上這些『老朋友』,看到他們各人重獲新生,都不期然想起他們背後一個個的故事。每一個都深深鼓勵我面對困難、挫折;也為我提供實例,與同事分享,或給新的腎友帶來正面的訊息。但願更多大眾能接受器官捐贈,參與推廣,令更多需要器官移植的病患者受惠。

我想無論醫護人員或腎病病人,在長期相處的日子裏,都會深深體會這份獨有的情誼,和腎友與醫護人員之間的互相支持和關懷。

潘月玲姑娘(左9)與眾腎友一起宣傳護腎知識
潘月玲姑娘(左9)與眾腎友一起宣傳護腎知識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