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 事 分 享 ( 授 受 心 聲 )
第98頁

絮 — 梁姑娘

下班後趕乘地鐵回家。老氣橫秋的小女兒在電話上的溫馨提示仍在耳畔縈繞:『媽咪!記得要準時放工!今天是妳的大日子!』

拿鎖匙開門之際,冷不防門打開了,兩個女兒的爸爸遞給我一束淺黃色的玫瑰,大小女兒齊聲大叫:『媽咪生日快樂。』唔!好甜蜜!每人一個熊抱。大家一起去吃飯慶祝。

覺得暈眩,倦倦的,給女兒每人一個吻,倒頭便睡了。身體軟綿綿的,懶洋洋的不想動,怪舒服哩。

『怎麼了?醒醒呀!』實在很睏,不想動哩。隱約感到被人移動,聽到嗚嗚的救護車聲音,雜亂的人聲交錯。丈夫在叫我的名字,女兒呼喚媽咪,妹妹輕叫姐姐,還有些不認識的聲音。聲音越來越遠,一切變得很安靜,我獨個兒沿着長廊,慢慢地向前走。轉頭一看,丈夫擁抱兩個女兒站在走廊另一端。我向他們招手,他們沒看見。我大聲叫女兒和丈夫的名字,他們好像聽不到。還是走到他們前面,問個清楚才好。

他們就是看不見我。丈夫拿着我放在皮夾子的器官捐贈卡,三人都是眼淚汪汪的。我正覺得不知所措,丈夫忽然好像做了決定,鎮定地對兩個女兒說:『既然已證實媽咪血瘤爆裂,腦幹死亡,我們應該完成她的心願,捐出媽咪的器官給有需要的人。』

哦!我竟然要這樣靜靜地離開我的親人?可惜生死不是我可以選擇的。幸好他們還記得我的心願。看見兩個女兒懂事地點頭,擁抱爸爸,心中很覺不忍,不禁淌下生 離死別的眼淚。

看見一位彬彬有禮的女士走過來跟父女三人打招呼,是器官移植聯絡主任。她和藹的態度、簡潔的解釋,使我感受到她由衷的關顧。她會為需要器官的病人和他們的家人帶來重生的希望。我相信在完成我的心願之餘,我的家人會得到專業的支持和協助,度過哀痛,積極面對未來。我放心了,輕輕吻別父女,靜靜謝過那位女士,然後轉身繼續走。靜靜地,平安地走過長廊……

忽然有人拉住我的手,嚇了我一跳。看見女兒的笑面,聽到她的早晨提示:起身啦!親親她,實實在在的親了她。打開皮夾子,看見器官捐贈卡還是乖乖的和身份證擠在一起。心懷感恩,回味那充滿愛和淚的夢,再活充滿愛和挑戰的生命。

旅途中的梁姑娘
旅途中的梁姑娘

摘自 «生命的讚歌 — 器官移植的動人故事» / 周嘉歡醫生 主編 / 香港移植學會